跋山涉水跋山涉水

  [铭于心]

  ●干部好比是鱼,群众好比是水。浮在上面的鱼是死鱼,游在水中的是活鱼,只有沉下去才能灵活自如

  ●工作队要“如鱼得水”般完成使命,关键在于沉到凉山州的旮旮旯旯,围绕老百姓做实事

  [践于行]

  ●充分发挥工作队点对点的“突击”作用,尽快赢得群众的真心,让群众看到希望

  ●要啃下硬骨头,工作队还需要攻坚克难,“不怕嘴脱皮、手脱皮、脚脱皮,肯尝试、肯学习、肯努力才行。”

  [成于效]

  ●贫困户说:“有工作队带头,我们干事也有方向了。”

  ●工作队队员说:既要脚踏实地,也要高瞻远瞩,3年后我们走了,要给老百姓留下可持续发展的产业

  群山深坳间,入秋后的木里县茶布朗镇已寒气逼人,可孩子们并不担心寒冷的日子不好过。因为到时候他们都能穿上浙江一家服装厂量身定制的羽绒服,度过一个温暖的冬天。

  从幼儿园到初中,1000多个孩子的羽绒服都经肖林帮着挑选款式和用料,更早之前,购买这些衣服的30多万元,也是他“换”回来的——在上海举办的一场慈善晚会上,肖林带着茶布朗镇孩子们的绘画书法作品、妇女的手工艺品和农户的土蜂蜜赴会,拍卖筹得30余万元善款。

  6月30日,绵阳北川通过退出贫困县序列的国家第三方评估。第二天,北川县陈家坝镇党委委员、副镇长肖林,赶赴凉山州木里县茶布朗镇,挂任党委副书记。从一个脱贫攻坚战场到另一个脱贫攻坚战场,肖林面对的任务更艰巨:到2020年,凉山要实现全州11个深度贫困县摘帽、1118个贫困村退出、49万贫困人口全部脱贫,与全国全省同步全面建成小康社会。

  截至目前,包括肖林在内的脱贫攻坚综合帮扶工作队队员深入凉山州11个深度贫困县,已百日有余。他们如何尽快融入当地,又为当地脱贫攻坚做出了哪些努力?近日,记者走进工作队。

进村宣传进村宣传

  闯关

  3个月闯过语言关、饮食关和民俗关,不少工作队员给自己取了彝族名字

  凉山州委常委、布拖县委书记沙文直言,每个初来乍到的帮扶队员面前,都横亘着“三道大关”:语言关、饮食关、民俗关。

  成都邛崃南宝山农林综合服务站长王文章深有感触。站在美姑县龙门乡尔拖村村委会门口,他说起当初的烦心事。“7月1日到村上,2号开始下乡走访,结果语言不通,连续两天没和老百姓说上一句话。”那两日王文章辗转难眠,直到脑海中灵感闪现,“孩子!学校教汉语,孩子肯定能和我交流。”7月4日开始,王文章每天守在村委会外等孩子放学,想方设法和他们交朋友。几天后,全村的孩子变成他的向导和翻译,领着王文章逐户走访。

  办法总比困难多。巴中平昌县农业局粮油生产技术干部李天双,善于动脑又动手。初到喜德县西河乡书则口村时,他被困在“饮食关”外,“一天两餐和缺少蔬菜,心理和生理都不适应,活了54岁却被吃难倒,说起来估计惹人笑话。”很快,李天双将村委会旁边的荒地开垦一新,自己种菜、煮饭,饮食难关迎刃而解。

  事实上,除了要闯“三关”,队员们还得与行路难、饮水难、用电难斗智斗勇。刚到美姑县子威乡时,工作队缺饮水,21名队员和乡机关干部一道,用人背、肩扛、马驮的办法,往海拔2300多米的山上运砂石砖块,自建蓄水池、接通输水管道。“没有公交大巴,也没有足够的公车,进村入户走访,每天走路至少花5小时。”行路难耽误工作,雷波县帕哈乡综合帮扶队队员颜红,征用弟弟淘汰的二手车,变成乡里的“公车”。

  在甘洛县胜利乡友谊村,当地干部的热情与包容让驻村工作队员感动不已,队员黎革昌说,“有了他们的支持和帮助,我们才能快速投入工作。”与本地干部间亦师亦友的情谊,让布拖县综合帮扶工作队迅速进入角色,全县第一书记、村干部担当“翻译”,帮助工作队员融入新环境。在不少贫困县,本地干部纷纷与工作队员建立起一对一“拉帮带”合作关系。

  为尽快融入当地,多县组织全员培训,教队员基础彝语;还有不少工作队员给自己取了彝族名字。克服生活困难,迅速融入当地,综合帮扶开启“加速度”。

共谋产业 省委组织部供图共谋产业 省委组织部供图

  施展

  帮扶工作队队员们快速融入、迅速工作,充分发挥点对点的“突击”作用

  全国乡镇党委书记的榜样吴金印有一个比喻:“干部好比是鱼,群众好比是水。浮在上面的鱼是死鱼,游在水中的是活鱼,只有沉下去才能灵活自如。”省委组织部相关负责人表示,工作队要“如鱼得水”般完成使命,关键在于沉到凉山州的旮旮旯旯,围绕老百姓做实事。

  绵延山脉的一角,喜德县博洛拉达乡工作队队员黄昌学钻在一片大球盖菇里,细细查看长势。食用菌是黄昌学找到的脱贫项目。“最近雨水适宜,出菇效果很好。”作为食用菌栽培专家,进村入户走访几日后,他便有了主意,“博洛拉达乡森林茂密,夏季林下最高温度不超过30摄氏度,正适合反季节种植大球盖菇。”工作队很快在两个村试种了大球盖菇。如今,40多天的劳动全部化作冒头的食用菌。

  试种的量不多,但小菌菇中藏着大希望。贫困户木潘曲真听说“越西县有村子种香菇,一公斤卖到20块钱,种玉米一公斤才卖2块多。”他看好未来:“有工作队带头,我们干事也有方向了。”

  凉山州委组织部副部长廖虎用12个字总结他眼中的帮扶工作队,“火速集结、快速融入、迅速工作。”廖虎认为,组建凉山州脱贫攻坚综合帮扶工作队,就是要充分发挥工作队点对点的“突击”作用,尽快赢得群众的真心,让群众看到希望。

  为充分发挥队员的作用,美姑县典补乡综合帮扶工作队结合当地特点,从行业领域着手,分别组建农业产业发展服务组、教育文明服务组、禁毒法治服务组和计生防艾服务组4个“功能性”服务小组,并且各组制定“责任清单”,确定了24项工作职责。挂职党委副书记的胡炀培介绍,工作队累计提出农业产业发展建议12条、禁毒防艾管控建议2条、“四好”创建建议4条,帮助群众解决突出问题8个。

  坚持发展产业是工作队员的共识。美姑县乐约乡紧邻“悬崖村”和黄茅埂自然风景区,省道307穿境而过,综合帮扶队队员张伟决心因地制宜谋出路。抵达驻地后一周时间内,他走遍了全乡6个行政村,一个月后编制完成《美姑县乐约乡旅游扶贫方案》。依托彝族文化和民族团结示范乡的基础,峨曲古乡综合帮扶工作队也锁定乡村文旅项目,并引进资本在该乡注册成立了第一家涉乡村旅游、商贸、餐饮的公司。“全乡5个村筹了30万元成立合作社并入股项目。”峨曲古乡挂职党委副书记任东说。

  长期关注凉山脱贫攻坚的西昌学院院长贺盛瑜认为,坚持以问题为导向,以群众参与为基础,助力贫困县脱贫奔康,正是部署工作队的意义,“善小而大成,才能不负所托。”

  在凉山州的山山水水间,脱贫攻坚综合帮扶工作队队员们围绕百姓做实事,围绕产业谋发展。(资料图片) 记者 尹钢 摄

  谋划

  工作有时限,帮扶无止境,为凉山州留下永续发展的产业

  “既要脚踏实地,也要高瞻远瞩,3年后我们走了,要给老百姓留下可持续发展的产业。”一深一浅蹚过山涧,美姑县综合帮扶工作队队长刘文武表示。

  事实上,面对未来,工作队充满信心。峨曲古乡的乡村文旅项目已绘好蓝图,以“企业+集体经济+农户”的发展模式,建设现代设施齐全的文化广场、果蔬采摘区、帐篷露营区等功能单元。

  刘文武告诉记者,下一步要重点推动落实外地企业已到美姑考察的项目,如湖南某企业拟构建峨眉山-黑竹沟-大风顶旅游线路布局;广东某企业拟成立分公司,在美姑定单式种植中药材;珠海某企业将美姑荞麦、天麻、花椒、蜂蜜等特色产品纳入其川货出川销售平台;还有深圳某企业拟推进美姑优势产品亮相2022年北京冬奥会等。

  在哈洛乡够峨村,工作队队员桑林在妻子曹凤莲的帮助下,开展工作。曹凤莲辞去工作,安顿好两个孩子,跟着桑林一起到凉山。虽是“编外人员”,曹凤莲不愿置身事外,她把当地孩子聚拢来,一起玩耍、辅导学习。“孩子的习惯她摸得比我清楚,所以建议我从孩子着手,引导文明村风。”桑林说。

  当前,凉山州脱贫攻坚已经到了决战决胜的关键阶段,贺盛瑜认为,要啃下硬骨头,工作队还需要攻坚克难,“不怕嘴脱皮、手脱皮、脚脱皮,肯尝试、肯学习、肯努力才行。”

  王文章不惧尝试。“一开始,总想替老百姓谋划新产业,做了十几天的摸底和可行性研究,发现老百姓只对种花椒感兴趣。”钻在花椒丛里,他享受四周的清香,“开头做的调研全部没用,难免沮丧,但关键是要让老百姓有信心。最后还是调整方向,把研究落在建设花椒示范基地上。”后来的村民大会上,王文章汇报的可行性报告,得到尔拖村村民全票支持。

  现在,王文章已拟定3年帮扶工作“三步走”计划。“第一是找准项目,把花椒变成尔拖村看得见的产业,能有一定规模和经济收入,让老百姓看到希望;第二步重点教育村民养成好习惯、形成好风气,并且为当地培养一支带不走的农业技术队伍;第三步要在基层搞好法治建设。”

  甘洛县阿嘎乡厄曲村的队员胥学跃把彻底改变村民个人卫生习惯的工作思路写入手册,即从娃娃着手,强化教育引导;驻阿嘎乡苟尔莫村的队员陈小川对环境卫生改善也有想法,他提出树立先进典型,采取激励方式落实的思路;驻阿嘎乡鱼尾村的肖福兵对农民夜校如何更好发挥作用提出建议,强调学用结合,身边人讲身边事……

  好似满天星火,综合帮扶工作队正燃起燎原之势。(记者 林凌 李媛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