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马当路:青石里弄,一片新天地

  在过去承载它岁月痕迹的,便是这马当路上默默伫立着的老房子。无论是正在改造中的尚贤坊,还是依然有迹可循的西成里,青石里弄间的故事值得探寻一番(本版图片除注明外均由本报记者袁婧拍摄)  在过去承载它岁月痕迹的,便是这马当路上默默伫立着的老房子。无论是正在改造中的尚贤坊,还是依然有迹可循的西成里,青石里弄间的故事值得探寻一番(本版图片除注明外均由本报记者袁婧拍摄)

  本报记者 王筱丽

  以金陵东路为起点,沿着马当路一直走,K11、新天地南北里、新天地时尚、沿路边形形色色的咖啡馆和跳蚤集市,都使这条不足2000米的马路够行人流连一整天。

  每个天气晴好的周末,这条路因为游人如织而充满活力和生机,突然一个不经意的拐弯,误入附近居民的传统里弄住宅,似乎又能窥见一番20世纪中期石库门人家人间烟火的模样。穿过徐家汇路,蒙自路则承接马当路一路通到黄浦江北岸,抵达位于上海世博会浦西园区的世博会博物馆、乒乓球博物馆。就这样,20世纪与21世纪无缝连接了起来。

北部地块大部分石库门建筑得到了保留,南部地块则以新建筑为主,一条步行街串起两片区域北部地块大部分石库门建筑得到了保留,南部地块则以新建筑为主,一条步行街串起两片区域

     变迁:新天地让 “屋里厢”成为时髦

  上午10点,步履匆匆的上班族,太阳伞下的一杯手冲咖啡、三三两两摆造型拍照的游客,新晋 “网红”咖啡店门外已经悄然排起的长队,属于新天地的一天就这样开始了。

  在不少人心里,今日的马当路几乎可以与新天地之间画上一个约等号,这片留下了当年青石里弄、砖墙屋瓦的石库门建筑群为这条路乃至这座城带来了一张崭新的名片。

  “转化原有的居住功能,赋予新的商业价值,把百年的石库门旧城区,改造成一片充满生命力的 ‘新天地’。”这是1997年提出的对彼时太平桥地区石库门建筑群的改造理念。改革开放之后,旧城区改造成为城市建设中关键的一环。当时的太平桥地区因为拥挤凌乱、卫生条件不佳被提上了改造日程。

  六个月、32次、1000小时,这是为改造担任总设计的本杰明·伍德,为了前期调查第一次来上海时,在上海逗留并研究石库门上所花费的时间。也正是在这段时间里,在他的脑海中构造出了一个象征时空和文化交融的艺术品。 “旧的建筑,新的生命”,按照这个方案,改造工程启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