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为了将特朗普追查到底 这名73岁的检察官又出山了

为了将特朗普追查到底 这名73岁的检察官又出山了
2018-09-25 11:08 重庆晨报
到了上世纪二十年代,美国取代英国成为主要经济伙伴导致了该国历史上一次极为重要的经济转型。

  原标题:为了调查特朗普“通俄门”,这名73岁的检察官又出山了

  “他始终坚信

  任何人犯罪都应该受到惩罚

  而不会考虑政治上的后果”

  穆勒:将追查总统特朗普进行到底

  2018-09-25,这是个普通的星期二,闷热的华盛顿天气阴沉。

  正当美国总统特朗普前往西弗吉尼亚的查尔斯顿进行中期选举造势的时候,媒体发布了一条爆炸性新闻:特朗普的前竞选经理保罗·马纳福特被弗吉尼亚的联邦法庭裁定,犯有税务和银行欺诈等八项罪名。

  而就在马纳福特被定罪的几十分钟前,特朗普的前私人律师迈克尔·科恩也认罪了。在纽约曼哈顿的联邦地区法院,他承认了包括税务欺诈、银行欺诈、竞选财务违规等八项罪名。这其中,包括之前吵得沸沸扬扬的封口费问题。科恩承认,他在2016年总统大选期间,“在某位总统候选人的指示下”,支付多笔款项,让两名女性封口,不再谈论与该候选人有染的事。

  这两则消息对特朗普办公室来说,不啻于一枚重磅炸弹。

  调查特朗普“通俄门”最合适的人选

  “我这辈子唯一做错的事就是赢得了2016年的总统大选,这场大选原本预计应该由狡猾的希拉里和民主党赢得的。只是他们忘了在很多州参加竞选拉票活动。”两名旧日亲信被定罪的一天后,特朗普发出了一条看似自嘲但更多是戏谑对手的推特。

  特朗普曾不止一次地在推特上痛骂,甚至称相关的调查是“蓄意的政治迫害”,但都无法阻止调查“通俄门”的调查者,特别检察官罗伯特·穆勒将特朗普身边的亲信送上法庭。

  2017年,美国司法部找到已经退休的联邦调查局(FBI)局长罗伯特·穆勒,希望他能参与一项特殊的任务:领导调查俄罗斯是否干预美国2016年大选,寻找特朗普竞选阵营成员和俄罗斯接触的线索,并对可能的犯罪行为进行起诉。虽然已退休四年,但穆勒还是接受了新挑战,2018-09-25,他正式成为调查“通俄门”的特别检察官。

  “调查特朗普的‘通俄门’问题,穆勒是司法部再合适不过的人选,他为人正直,做事果断。他始终奉行法律和证据至上的理念,追求司法公正。他始终坚信,任何人犯罪都应该受到惩罚,而不会考虑政治上的后果。”曾与穆勒共事的联邦调查局副局长皮斯托尔表示。

  穆勒来自美国共和党,1944年出生于美国纽约的曼哈顿,家庭富裕。青少年时期,穆勒就是同学眼中的“全能选手”。读书期间,他学业优异,还担任学校的足球和曲棍球队队长。1962年,穆勒顺利进入普林斯顿大学,攻读政治学,并于四年后获得学士学位。1967年,穆勒于纽约大学获得国际关系硕士学位。

  如果不是好朋友的去世,穆勒原会继续攻读博士学位。1968年,在得知曾经的大学好友在越南战场上牺牲后,穆勒决定放弃读博的机会,报名参加了美国海军陆战队,随后前往越南。由于在越南战场上表现卓越,穆勒先后获得了铜星勋章、紫心勋章等多枚奖章,还入选了美国战斗英雄的“士兵名人堂“。

  有趣的是,后来美国媒体多次将年龄相仿的穆勒和特朗普放在一起比较,并称“特朗普四次逃脱上越南前线”。

  从越南战场回国后,穆勒进入弗吉尼亚大学学习法律,毕业后进入法律界工作。不久之后,穆勒放弃了年薪可观的私人律师工作,进入美国司法部,并一直做到司法部助理部长。

  对于穆勒放弃高薪进入司法部门工作,美国的政治专栏作家格拉夫丝毫不觉得奇怪。“穆勒的世界非黑即白。在律所工作的时候,有客户来找穆勒,告诉他自己有麻烦。穆勒在听了事情经过后,直接对客户说,‘听上去你应该进监狱’。”在格拉夫看来,穆勒刚正不阿的性格,注定他将在司法领域发挥作用。

  2001年9月,穆勒被任命为美国联邦调查局第六任局长,一周后,美国遭遇9·11恐怖袭击,举国震惊。“穆勒在9·11后的美国反恐行动中扮演了重要角色,他的工作重塑了美国人对联邦调查局的信心。”《今日美国》的记者莫林·格罗佩如此评价穆勒领导下的联邦调查局。

  穆勒在联邦调查局局长的位置上一做就是十年。2011年,原本应该退休的他接受了当时美国总统奥巴马的请求,继续延长任期,留任了两年。直到2013年,穆勒才正式从联邦调查局退休。

  四年后,因为新任美国总统特朗普身陷“通俄门”疑云,穆勒再度出山,那时他已经73岁了。这一年,穆勒登上了美国《时代》杂志的年度人物榜的第四名,《时代》杂志给出的评价是:一个正直、严苛的追查总统身边人的检察官。

  最大规模的“猎巫行动”

  穆勒接受调查任务后,提名穆勒的美国司法部副部长罗森斯坦表示,将为穆勒提供一切需要的资源和支持,让他能够公正、独立地将调查进行下去,以维护公共利益和国家安全。虽然特别检察官需要向司法部的罗森斯坦汇报,但他拥有调查自主权。

  特别调查组拥有独立的经费,为了深入调查,穆勒亲自组建了自己的“全明星团队”,成员有的来自顶级律所,有的来自司法部、警察局、调查机关,而团队成员在调查金融欺诈、洗钱、贪污、国际贿赂、有组织犯罪等领域,都有丰富的经验。

  特别调查组成立的第二天,特朗普便在推特上发表了一段言辞激烈的推文:“你们将看到美国政治史上最大规模的‘猎巫行动’,这次行动是由一群很坏的、很分裂的人主导的!”

  一向行事低调的穆勒并不理会外界的关注和讨论,而是迅速展开了相关调查。特朗普的长子小特朗普、女婿库什纳,以及特朗普参加总统竞选期间的许多身边人,都被列入“通俄门”的调查名单。很快,名单上的一个人吸引了穆勒的目光,他就是特朗普的前竞选经理保罗·马纳福特。

  1949年出生于美国康涅狄格州的马纳福特在美国政界是知名的政治说客,曾是里根、老布什、小布什等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的竞选顾问。2016年6月,马纳福特加入了特朗普的竞选筹备团队,担任竞选经理。2016年8月,包括美联社、美国国家广播公司在内的多家媒体报道,称马纳福特及其副手里克·盖茨可能和俄罗斯与乌克兰的多家金融寡头有商业联系,而这些亲普京的金融寡头还向马纳福特提供了千万美元的政治献金。消息被曝出不久,马纳福特就离开了特朗普的竞选团队。

  穆勒决定从马纳福特那里寻求突破。2018-09-25,美国联邦调查局的探员突然出现在马纳福特的家门口,出示了搜查令后,他们对马纳福特的家进行搜查,并带走了一些材料。

  与马纳福特同时被调查的,还有马纳福特的商业伙伴、政治游说专家里克·盖茨,盖茨曾在特朗普的竞选团队担任马纳福特的副手。另一位被调查的人,是特朗普竞选团队的外交政策顾问乔治·帕帕多普洛斯。1987年出生的帕帕多普洛斯从事能源与政策咨询工作,2016年3月加入特朗普的竞选团队,一直到2017年1月,他被怀疑在帮助特朗普竞选期间与俄罗斯有过密切接触。

  马纳福特家被搜查的第二天,帕帕多普洛斯在华盛顿的杜勒斯国际机场被逮捕。而帕帕多普洛斯也是这批被调查的特朗普竞选班子中最先认罪的。

  2018-09-25,帕帕多普洛斯在华盛顿特区的地区法院认罪,承认向联邦调查局提供虚假证词,隐瞒了自己在特朗普竞选团队工作期间和俄罗斯政府相关联络人有联系的事实。帕帕多普洛斯表示,愿意配合联邦调查局的调查。

  帕帕多普洛斯的认罪,似乎让穆勒的“通俄门”调查离真相更近了一步。不过,特朗普方面很快做出反应,将帕帕多普洛斯称为远离竞选核心层的“低级别志愿者”,只是个“咖啡小弟”。而对竞选团队核心人物的突破,却并没有那么顺利。

  2018-09-25,穆勒团队正式向保罗·马纳福特和里克·盖茨提起诉讼,指控他们有阴谋反美、洗钱、税务欺诈、做假证等12项罪名。3天后,美国联邦调查局逮捕了马纳福特和盖茨,但马纳福特和盖茨均不认罪。

  二人被逮捕的消息一出,白宫的人坐不住了。10月30日当天,特朗普在推特上为自己辩解,“马纳福特的那些事情都是参加竞选团队之前发生。你们为什么不去关注不老实的希拉里和民主党?”特朗普不忘强调,自己和俄罗斯“没有勾结”。

  随后,在白宫简报会上,白宫新闻秘书桑德斯也向媒体表示,总统特朗普和马纳福特没有关系。

  几天后,马纳福特和盖茨分别以1000万美元和500万美元的保释金取保候审。

  “愿意为特朗普挡子弹”的人

  变成了指证总统的人

  尽管马纳福特等人并不认罪,也不愿向穆勒调查组提供更多信息,调查的另一个突破口却被悄悄打开了。

  在穆勒牵头的“通俄门”调查组正式成立之前,2017年1月,美国调查机构就展开了对美国前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迈克尔·弗林的调查。而穆勒接手工作后,更是把曾担任国家安全要职的弗林作为重点调查对象。

  弗林曾是前总统奥巴马任内的国防情报局局长,于2014年退休。2016年,弗林担任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特朗普的安全政策顾问。在特朗普胜选后,2016年12月,弗林被特朗普任命为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

  不想,任职不到一个月,弗林就被曝出曾在2016年底和俄罗斯驻美大使谢尔盖·基斯利亚克有过密切接触,并谈及美国对俄罗斯制裁一事。

  2018-09-25,白宫发言人斯派塞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总统特朗普对弗林失去信任,要求其辞职。“总统并非因为弗林犯罪而辞退他,只是对他不再信任。”斯派塞表示。当被媒体问到特朗普是否授意弗林与俄罗斯谈论制裁时,斯派塞坚决地否认了。

  对弗林的调查进行了接近一年。直到2018-09-25,弗林出现在华盛顿特区的联邦法庭,当庭认罪,承认自己在和俄罗斯驻美大使沟通一事上向联邦调查局提供了伪证。弗林说,他愿意配合穆勒特别调查组的工作。

  进入2018年,穆勒的动作越来越频繁。

  2月18日,穆勒起诉了13名俄罗斯公民和三家俄罗斯公司,指控他们串谋欺诈美国,干扰2016年总统大选。根据起诉书信息披露,这几个被起诉者冒用美国人或组织的身份,在社交媒体上购买和散播政治广告,对美国实行“信息战“。

  两天后,又有一个“通俄门”调查对象认罪,他是荷兰籍律师兹万。这位33岁的律师背景并不普通,是俄罗斯最大民营商业银行阿尔法银行创办人格尔曼·可翰的女婿。2016年,兹万和特朗普的竞选团队成员交往密切。

  在调查中,兹万承认,2016年,他和盖茨都曾与一名俄罗斯前情报人员的人沟通,但之后兹万蓄意隐瞒了沟通信息,并删除了相关邮件,对联邦调查局的工作人员说谎。4月3日,由于兹万承认了做伪证,他被美国联邦法庭判入狱30天,外加2万美元罚款。他也成为“通俄门“调查中第一个被判刑的人。

  兹万的认罪,对马纳福特和盖茨来说,是一种无形的压力。不久,穆勒在这两个人的案件上迎来了转机。

  2018-09-25,穆勒对外宣布,已经追加对马纳福特和盖茨的罪名起诉,控告罪名达32项。其中,有16项罪名与逃税有关,7项关于隐瞒国际金融账户,4项关于银行欺诈,以及阴谋反美等罪名。

  就在被起诉的第二天,盖茨认罪了,承认做假证和阴谋反美罪。同时,盖茨也承认帮马纳福特对数千万美元的收入进行逃税。盖茨表示,他愿意和穆勒的调查组合作,向穆勒提供自己参与的案件信息,以及自己目睹的可能的犯罪行为。盖茨希望通过合作来减轻自己的刑罚。

  尽管同伴认罪了,马纳福特似乎仍打算坚持到底。他写了这么一份声明:“我希望我的商业伙伴和同事能够继续努力,证明我是无罪的。由于不为人知的原因,盖茨认罪了,但这不会影响我的信心,我要对那些针对我的不实指控继续反抗到底。”

  就在马纳福特还在死撑的时候,特朗普的后院再度起火。

  2018-09-25,在穆勒的指示下,联邦调查局突击搜查了特朗普私人律师迈克尔·科恩的办公室,并搜集了电子邮件、税务文件以及业务记录等资料。据悉,查获的资料中还有科恩向一名女艳星汇款的记录。就在搜查的几天前,特朗普还公开否认了向该艳星付款一事。

  对科恩的突击搜查,也是对特朗普的“突然袭击”,得知消息的特朗普第一时间谴责搜查行动是“可耻”的,称联邦调查局的搜查是“对我们国家的袭击”。

  特朗普的反应如此激烈并不令人意外。科恩自从2006年加入特朗普公司,至今已12年。他一直是特朗普的私人律师,也曾多次表示自己对特朗普的忠心,有一次接受媒体采访时,科恩甚至表示“愿意为特朗普挡子弹”。作为特朗普的核心亲信,科恩自然掌握着特朗普的许多核心机密。

  科恩办公室被搜查后,特朗普开始刻意保持和科恩的距离,表示“科恩并不是我的什么重要律师,只是帮我处理过一些小事情”。而特朗普表现出的刻意疏离,似乎也让科恩渐渐灰了心。

  不久之后,美国媒体曝光了科恩秘密录下的和特朗普的一段录音,二人在录音里谈的正是如何向与特朗普交往的艳星、《花花公子》女郎卡伦·麦克道格支付15万美元封口费一事。

  消息一经曝光,特朗普急得跳脚。他立刻在推特发表推文,先是抨击政府一大早派人闯入律师办公室“闻所未闻”,接着指责科恩将与客户的对话录音“是违法的”。

  今年7月,被特朗普抛弃的科恩接受了美国广播公司主持人斯蒂凡诺普洛斯的专访,他直接表示,“通俄门”调查不是“猎杀女巫”。对于特朗普一再强调普京否认干涉大选,科恩的回应是,“单凭俄罗斯的否认并不能令人信服,我相信美国的情报机构。”

  如此,科恩做好了和穆勒的调查组合作的准备。

  “弹劾”被重新放到了桌上

  进入8月,穆勒的调查组迎来重大的突破,也让特朗普迎来了当总统以来“最糟糕的一天”。

  8月21日,特朗普的前私人律师科恩认罪了。他在位于纽约曼哈顿的联邦法院承认包括竞选财务违规等在内的八项罪名。

  而不到一个小时后,特朗普前竞选经理马纳福特的案子也暂时告一段落。位于弗吉尼亚州亚历山大市的联邦法院裁定,马纳福特的逃税、转移巨额资产等八项罪名成立。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报道,今年9月,马纳福特还将在美国首都华盛顿的法院接受第二场庭审,庭审将涉及马纳福特欺骗政府,以及不申报外国“代理人”身份两项指控。

  美国《时代》周刊认为,马纳福特八项罪名成立,证明了穆勒调查团队工作的有效性,而更多的疑团也将被揭开。

  随着穆勒的调查不断取得进展,“总统特朗普是否会被弹劾”这个话题也重新被讨论。

  “相关调查开始显现出,特朗普可能有‘重罪行为’的迹象,大幕才刚刚开启。”美国莱斯大学的总统历史学家道格拉斯·布林克利表示,“一桩桩关于白宫的丑闻不断曝出,会造成共和党内部的反感,不少共和党人有可能不愿意在11月的中期选举中投票,而‘弹劾’二字被重新放到了桌上。”

  “如果我被弹劾了,我想美国的市场就会崩溃,美国就改变不了变穷的命运,你们会看到可怕的经济崩溃。我无法想象,他们会把一个工作如此出色的总统弹劾。”当美国福克斯新闻网问特朗普是否担心自己被弹劾时,特朗普的回答依然充满信心,他给自己表现的打分是“A+”。

  “美国历史上没有一个总统能够像我一样做出这么多突破。我上任不到两年,已经实现了历史上最大幅度的减税,我提名了两个非常棒的大法官,看看我在政策上的突破,美国的经济状况现在是历史最繁荣的时期。如果说我有什么做得不好,那就是美国的媒体从来没有公平地报道过我。”在特朗普看来,如果他被弹劾,那这将是美国人最大的损失。

  总统是否会遭到弹劾,这似乎不是穆勒关心的事情。“没有人知道穆勒的调查最终会发现什么,也没有人知道调查的真相会带来怎样的结果。但穆勒向人们传递的一个明确的信号是,美国是一个依靠法律运行的国家。”美国《时代》杂志如是说。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责任编辑:吴金明

新浪新闻公众号
新浪新闻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图片故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690-0000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2675637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18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